331 of 365

诚如村上春树先生所言,译文是有保质期的,同一作品在不同时期的译文应具有时下的语言特征。

王小波倍为推崇的《情人》的译文是王道乾先生译著的,经典译句是那句: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容颜。可是其文虽美,现在读来还是有些晦涩,措辞语序的表述应该是老先生那时的语言文风,略微艰涩,有些啃书的意味。

 

《摆渡人》

看名字以为是一部有深度的富有人生思考意味的作品,本质上来说,是一本爱情小说,变换了故事背景,角色背景,有点像《暮光之城》,不过把角色的生活背景从吸血鬼迁移到了灵魂的护送者,往返在去往天堂或地狱之门的前路。

故事背景渲染不够厚重,前文出现的离异的父母,在后半部分并没有多少出场机会,作者实在犯不着,前文中描写太多的父母,冗余。